代写毕业论文 代写硕士论文 毕业论文代写 论文发表 客服QQ:76006370  

Rss订阅
当前位置:中国论文网--正文

浅论张洁小说作品中的女性意识和价值观

作者:代写论文 时间:2017-11-27 来源: 浏览:10320 次 字体大。

张洁到了中年时期才开始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她是中国现代文坛上万众瞩目又饱受争议的著名作家。她的著作《从森林里来的孩子》、《谁生活得更美好》、《条件尚未成熟》分别获得了1978、1979和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另外,《沉重的翅膀》获得第二届长篇小说的茅盾文学奖,《祖母绿》荣获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获得的奖项数不胜数且备受瞩目,与此同时,她的几篇著作例如《沉重的翅膀》、《方舟》都曾一度引发热议和争论。张洁的作品中抒发体现的都是女性意识,提倡不但要恢复过去的内审意识,而且要超越自我实现女性自我意识的维护升华。她是文坛上首次表明了女性意识要自信和自强的人,从而让千万女性将自我的认识上升到了新高度。由于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而去维护自尊,并不意味着要得到外界的认可,亦或是满足虚荣心需要,而是要实现女性的自我价值,维护女性投入生活与事业的信念与勇气,从而为女性开辟了属于她们的新时代。

本文以此为研究切入点,分析了其作品中的女性意识和价值观念。

 

女性意识即女性作为社会的一员,通过类似感官思维等一系列文化心理过程去认知客观世界与自我的总和。它还囊括了男性共有的,和社会、时代、民族相通的意识,当然也不缺乏女性特有的意识,属于别具女性基本特征的意识。徐艳蓉老师在《当代中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二十年》提到,女性意识具有两个不同方面的表现形式:一方面突出强调女性意识的内在经验,另一方面是女性能享有平等自由的政治诉讼权[1]。通常情况下女性所感知的外界环境是截然不同的,往往持有不同于男性的观点和立场,因此有了这样不同于一般的出发点,女性们会意识到女性在整体社会结构中处于一个不够公正或平等的位置,所以女性才会进行申诉与反抗。

女性经验属于女性意识的基础内涵:女性特有的体会感受、心理生理机制,即生理经验与文化经验的两个不同层面。在哲学领域中,意识与经验二者属于既能相互阐明又有相似之处的词汇,在女性的意识中囊括女性经验是自然而然的事情[2]。生理经验相教于文化经验来讲,一般更加超前,因此乐黛云在界定女性意识的范围之际,突出强调了女性的生理特点,包括生理周期、受孕、生育等经验,也正因为这些,才让女性意识到自己身份的特殊性,而且女性的教育、职业生涯都会因此受到影响。其中最为显著鲜明的现象表现在女性的求职过程当中,可能会因为怀孕必须暂停手中的工作,甚至于被事业单位辞退。部分工作单位甚至于招男不招女,诸如此类的性别歧视现象屡见不鲜,女性如何协调好事业与家庭之间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女性主义理论之中无法完全化解的矛盾。尽管新世纪女性大都从繁琐的家务中脱离出来步入工作,但是她们比起过去要肩负双重的责任和压力,于是女性在家庭与职业的压力之下,一直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和身心极其疲惫的状态,所以会因各种各样的状况感到遗憾或陷入自责之中。从五四时期女性始走向社会以来,这种女性在家庭与事业之间的矛盾一直是女性文学中的一个重要突出点,陈衡哲、苏青和张洁都具体对女性意识展开了深入思考和阐明。

二、中国现代文学中的女性意识


(一)五四时期:冰心、女性解放


冰心是五四时期著名的女作家,在著名的诗集《春水》、《繁星》以及散文集《寄小读者》、《再寄小读者》中,都创达了她们“爱的哲学”思想,冰心的作品中都借助童心或者是爱心来赞美童真、母爱。包括《张嫂》、《两个家庭》、、《第一次宴会》、《别后》等作品,都是从女性的心理特征出发表现女性意识的觉悟。女性对于自我的认知方式都是去弘扬抒发被压抑已久的人格,进一步肯定女性的自我价值。如今的社会多数还是将男权价值作为衡量的标准,女权往往受到了种种束缚和压抑,只有部分女性能够准确地判断并发挥自我价值,于是大多数人都选择随波逐流[1]。在《繁星》、《春水》、《寄小读者》等文学作品之中,冰心的出发点都是女性主义,为了赞美和彰显女性的自我认知。例如,在《冬儿姑娘》中,女主人公坚忍不拔、不轻信神鬼之说,和冰心作品前期中女性的软弱截然不同;在在《两个家庭》中,亚茜不同于其它的新女性,她将家庭放在重心,视为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在大学毕业之后去帮助丈夫,从而家庭美满和谐。到了后期时代,冰心格外强调自己的女作家身份,保持自己的女性意识,认可内心的真实情感。在《关于女人·后记》中,她更是将女性和男性二者做了对比,她认为女性相较于男性更加敏锐、活泼、深沉而且细腻。这一席话也正是受到了西方蓬勃发展的女性思想解放运动的影响,所以冰心对女性意识的认知又上升了一个高度。马克思也曾说过:“如果没有女性的觉悟醒来,就不可能有社会这么伟大的变革。人类社会的进步可以用妇女的社会地位的高低来准确的衡量!惫识,冰心所彰显的女性价值,不正是女性意识的新趋向吗?

(二)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丁玲、女性解放


20世纪文学史上较为杰出的女作家之一就是丁玲,她在很多著作中都塑造出才华横溢、敢于探索并具有反抗精神的现代女性形象,例如《我在霞村的时候》中的贞贞、《梦河》中的梦河、《阿毛姑娘》中的阿毛、《莎菲女士的日记》中的莎菲、《在医院中》的陆萍等等。尽管故事主人公的女性价值观以及追求的东西不尽相同,但是在主张人生独立、维护生命个体、敢于突破传统、解放思想等方面却趋于一致。不过也正是拥有了这些难能可贵的品质,才使得人物鲜明突出、魅力四射。塑造出这些光辉形象的思想和水准,放眼整个20世纪文坛,是别人所无法比拟的[2]。专门研究丁玲的专家白露说过:“丁玲是女权主义者,但不仅仅是单纯将妇女作为题材的作家!卑茁度衔摹丁叭恕苯谟懈小肥侵泄谝黄 女性主义宣言,她不但积极维护了女性人格尊严,而且还是女权思想的践行者。在其处女作《梦河》、成名作《莎菲女士的日记》中,运用了大胆而细腻的手法,从纯女性的角度生动刻画了女性毫不掩饰的情欲、微妙复杂的心理以及对理想爱情的执着,表明了女性意识的强烈。